江苏省教育厅 | 苏州市教育局 | 常熟市教师发展中心    今天是: 加入收藏  |  18版网站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      
||  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- 新闻动态 - 教学科研 - 教海探航
全文浏览 ||  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- 新闻动态 - 教学科研 - 教海探航
郑学璞事件始末
发布时间:2018.11.29    新闻来源:彭尚炯特级教师工作室彭尚炯   浏览次数:
         1942年,国立第二中学学生郑学璞被不法军人无辜枪杀,全校师生、各届校友、兄弟学校和社会各界激于义愤,为之申冤,形成浩大声势,成为当时震惊朝野的重要事件,最终正义战胜邪恶。
  事件的经过是这样的:
  当年11月29日傍晚,三青团重庆分团合川支团为筹募青年服务社基金,在合川“七•二二纪念堂”售票公演话剧《野玫瑰》。
这里有两点需要说明:1.“七•二二纪念堂”是为纪念1940年7月22日合川遭受日机轰炸造成惨案而建的;2.《野玫瑰》是一部以反映国民党特务生活为题材的话剧,是当时人们争相观看的抗战“热剧”之一。该剧的编作者为时任西南联大教授的陈铨。陈铨因与林同济等人创办《战国策》《战国》等刊物,宣扬“战国重演”“尚力政治”等思想,被冠以“战国策派”之名。
  为维护剧场秩序,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特别训练班练习营通信兵连少尉排长杨同臣、下士班长雷杨名领命率赵伦昌、陈光昭、唐青云等10名士兵前往剧场担任警卫任务。
  就在正式开演前,二中高三学生张延龄、朱永康、陆奎盛3人因仅持一张戏票入场,被检票员阻拦,引起争执。张延龄遭特训班士兵殴打,并被押送至特训班本部拘禁。朱永康、陆奎盛两人趁乱逃脱,回校通报。
  教务主任赵立斋、训导组长胡颐、事务主任李文侠、庶务组长王立宇、值日导师陈尔寿、训导干事周柏荣等即刻带着数十名学生驰赴剧院;高三年级的陈定閤(后曾任台湾高雄市政府顾问、高雄银行董事)作为学生代表,前往合川县党部,与方书记长交涉,要求立即释放张延龄。此时,特训班教官沈洪溪态度傲慢,出言不逊,激起师生公愤,大家纷纷上前质问。
  闻讯赶来的学生愈聚愈多,约至两百余人。特训班深恐发生事端,即增调10多名士兵前来戒备。愤怒的学生高喊“解除特训班武装”“愿意牺牲的冲过去”等口号,警卫士兵以为学生要暴动,竟贸然开枪,顿时枪声大作(共发射子弹30余发)。而作为此次警卫任务负责人的杨同臣、雷杨名却均未及时制止,导致场面失控。场内观众听到枪声惊恐万状,场外学生也纷纷逃散,内外乱作一团。射击过程中,站在人群外围的郑学璞、徐厚卿、沈杰3名学生不幸中弹,应声立仆。特训班官兵见势不妙,悄悄将张延龄释放。
  伤的3人中,徐厚卿伤势轻微,沈杰左腿、左膝3处被弹片擦伤,而郑学璞则伤情危重。他中弹倒地时,正好压在高三学生白汝麟的身上。白汝麟将他扶起询问伤情,他轻轻回答:“我已受伤,快死了。”
  郑学璞被紧急送往九六医院,但因伤及要害,回天乏术,当晚就停止了呼吸。合川地方法院检察官和二中主任医师蔡济尘一起对郑学璞做了尸检,结论为:“右臂近上伤系进子弹处,痕口左右径长6/10公分,上下径长8/10公分;深透内,向上成35度角直上;距离35公分处上脊背近右一伤系出子弹处,痕口左右径长3公分半,,上下径长2公分;深透内,向下成20度角。痕口均略带焦色,均有血污,均系枪子弹伤。余无别故,实系生前被枪子击伤身死。”12月1日,他的遗体在师友的护送下由医院运回学校。
  郑学璞,安徽人,国立二中高中部1941秋级学生,当时正读高二。关于他的具体生平已无从查考。他给同学们留下的印象是“仪表清秀,文质彬彬,成绩优秀”。他被无辜枪杀,二中师生感到无比悲愤,他们强烈要求伸张正义,为郑学璞讨回公道。
  黄宏荃(其父黄右昌为国民党中央立法委员、司法院大法官)是郑学璞生前同窗。1939秋级初中学生沈振宏在《怀念黄宏荃》一文中写道:“我初中毕业后即到中央机关当文职员”,“有一天,他(指黄宏荃)突然到我办公室,把我拉到外面爬上山,站在山顶一块大石头上,放声高唱《一侠客》,悲歌慷慨,情绪激昂,声泪俱下对我说,他的好友郑学璞被驻军打死,他要报仇。”沈振宏陪伴劝慰了好几天,黄宏荃悲伤激动的情绪才慢慢得到控制。黄宏荃与郑学璞的友谊,可从另一件事得到印证:1943年10月,严校长按照教育部的指示,将此案的法院判决书转寄给郑学璞家属。在交办过程中,他专门给办事员留言:“应通知郑学璞之兄,其名字可向学生黄宏荃等调查”。由此可见,严校长也了解两人之间不一般的同学之情。
  学校师生自发成立了“郑君事件善后委员会”。1942年12月23日,他们组织撰写了《郑君学璞惨死纪实》分发各单位,社会各界十分同情,纷纷来电来函表示慰问和声援。如国立歌剧学校:“郑君此次惨遭非命,敝校同仁殊深悲悼。尚希贵校同学力持镇静,依法解决,俟是非大白之日,即郑君冤伸之时。”国立第十六中学:“同学何辜竟触淫威,春秋正当即遭摧折,良用伤悼。想是非曲直,自有定谳。”国立第四中学:“深为惊悼,查本次公演话剧本为供给军中精神食粮而起,竟令青年学子遭受杀害,殊有违反文化劳军之意义。” 悼念无辜学生、严惩不法军人成了合川乃至四川、重庆社会各界议论的焦点。
  1943年1月27日,郑学璞的追悼会在濮岩寺校本部举行。追悼会为什么要在他去世29天后才召开?档案中找不到有说服力的资料。这一天是农历十二月二十二,第二天就是传统中的“小年”,学校应该开始放寒假了。私下推测,这样安排或许出于“安全”的考量。1月25日,严立扬校长为召开追悼会亲拟两份通知,庶几可以说明问题:一份通知各部教师全体参加,另一份则通知“留校学生”全部参加。如果全体学生在校参加追悼会,触景生情,人多势众,难免出现过激行为。严校长又专函肇事方领导——特训班副主任施则凡,告知追悼会举行时间,“如蒙抽暇惠临,不胜荣感之至”。
  这里有必要交代一下,这个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特别训练班的主任,就是时任三青团中央组织部部长的康泽。在整个事件中,康泽虽然未曾露面,但他始终是幕后的主谋。严立扬校长曾回忆说,康泽在此事件中“利用职务,颠倒是非”。真是由于他的人为干扰,使本来简单清楚的案情变得扑朔迷离。
其伎俩有:1.反咬一口。在事件调查过程中,特训班突然指认当时“二中学生到场时带有手枪”。2.企图与官府建立攻守同盟。他们居然胡言驻合川卫戍总部稽查所长、合川县县长等可出面证明“学生先放开手枪,致有伤毙”(后检察处函询两人,均未获具体指证)。3.提供伪证。怂恿当地保长刘荣先向检察处提交所谓现场捡到的两颗手枪弹壳(刘曾在事发现场捡到过一枚步枪弹头交检察处,可时隔3个多月又说捡到手枪弹壳,法院未予采信)。
  军方的卑劣行为令二中学生出离愤怒,他们决心向法律讨公道,还死难者和广大学生以清白。1944届初中校友马自天先生在《谈谈抗日战争时期国立二中的光荣传统》中记有此事:“初中毕业时高中郑学璞同学惨遭国民党军人无辜枪杀,全校师生悲愤填膺,热泪流在了一起,在本来就吃不饱的情况下,全校一起改吃稀饭,饿着肚子,省下伙食钱去打官司告状,来伸张正义!”
  二中师生忍饥挨饿省钱来打官司的举动在当时引起震动,正义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。
迫于社会压力,教育部、军训部、三青团中央等部门于1943年2月派专员前来处理善后事宜。由军训部部附张鹤龄提议,征得特训班副主任施则凡、二中校长严立扬和特训班政治部主任上官业佑等同意,达成5项意见,其中有:班排长依法应受刑事处分,由特训班送军法机关审理;滋事学生由二中查明惩处,呈报教育部备案;由合川分团部抚恤郑学璞家属2万元等。
  随即,学校向教育部呈送对张延龄、朱永康、陆奎盛等3名学生的处分报告。报告称:“各该生过虽不大,但惨案因之而起,朱、陆二生拟以除名处分,张生拟合处停学一年。至其他到场学生虽系激于一时气愤,惟为整饬校纪计,亦应由校分别情形轻重,酌予惩处。”可惜的是,这3名学生还有4个月就可以高中毕业参加高考了。
  学生受到如此严厉的处分,可凶手却仍逍遥法外。3月11日教育部给学校的代电称:“至特训班肇事排班长等尚未解送一节,已据情函请军训部查案办理。”至4月6日,合川地方法院检察处首席检察官郭云鹏才致函严立扬:“特训班排长杨同臣、班长雷杨名解送到案。”此时距郑学璞去世时间已过去100天。讯问中,杨、雷两人均不承认枪杀学生,检察处又将同案嫌犯赵伦昌、陈光昭、唐青云一并收押。
  4月22日和5月17日,为协助法院尽快结案,严立扬校长先后为检察处提供杀害郑学璞现场师生目击者名单和8位师生的证词。
拨云见日,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:
  依据检察官验尸结论,法院认定造成郑学璞等学生伤亡的子弹为九七步枪子弹,“其子弹杀伤力之大,决非普通手枪射击力所能办到”。事实胜于雄辩,由特训班头目编织的谎言不攻自破。
  法官根据“文明街32号右墙角上高约5公尺处穿一步枪弹头(墙距开枪处34复步),学生沈杰后腿被枪弹破片擦伤三处”的事实,认定“一部分枪弹确系向街之东端平射或低射,致造成此项惨剧”。这一结论说明,特训班军人的射击不是对空鸣枪示警,也不是误伤,而是蓄意的虐杀!
1943年7月22日,审判长张小骞宣判:“被告杨同臣、雷杨名,当部下多众有犯罪行为不尽弹压之方法,各处有期徒刑3年;赵伦昌、陈光昭,共同杀人,各减处有期徒刑6年;唐青云,无罪。”
  消息传来,全校沸腾。1943年10月28日,“郑君事件善后委员会”发出倡议,要筹募基金,为郑学璞惨案获得申雪建立纪念碑。倡议全文如下:
自去岁十一月廿九日郑故同学惨案发生,瞬将一载。赖我师长、同学、校友等尽心援助,奔走呼冤,刻已获得上峰判决,凶徒杨同臣等各获应得之罪。自是,我师长、同学、校友终日眷眷于怀者,可以尽释,即郑君冤魂,亦有所慰藉矣。
  惟念郑君之死,为我二中之一大污点,亦足以暴露不法军人之残酷天性。国民革命尚待努力,此我二中同学所当永铭不忘者也。爰拟建立纪念碑一座,以刊其事,庶几郑君生平不与草木共腐,即学校之辱、国族之疵,亦可不随时间而悠逝。惕厉来兹,想为大雅君子之所共许也。惟碑价约须五万元,除由级联会交下二千七百余元,暨校方补助三千元外,尚差四万四千余元。我师长、同学、校友颇多仁人,敬祈慷慨解囊,共襄斯奉。至于账目随时公布。早观厥成,岂仅郑君一人之幸哉!
  全校师生节衣缩食,再加校友的支持,“郑学璞惨案获得申雪纪念碑”终于矗立在濮岩寺中,碑上镌刻着国文教师王尔康先生的亲笔题词:
  莫言无音无臭,且看至大至刚。
  王老先生的题词言简意赅,内涵丰富。郑学璞的死难与全校师生的抗争的确 “至大至刚”;牺牲者以生命的代价唤醒人们,去冲破黑暗,走向光明,决不是一件“无音无臭”的小事。
  事件所引起的风波至此似乎并未结束。1944年8月初,教育部突然一纸训令:为整饬国立二中高中部风纪,秋季高一(男生)暂停招生。8月21日,严立扬校长致信教育部长陈立夫,反映初中分校毕业班学生得悉后“异常悲痛,环而哭泣”的情状,请求能收回成命,恢复招收其中的优秀毕业生,得到的却是“未便更改”的答复。查当年秋季学期的招生计划,初一男女生各35名,女中分校高一新生20名,唯独没有高中部的招生信息。上文提到的马自天先生就是当时初中分校的应届毕业生。他说:“班上同学只能含泪离校,谋入他校。一批考入中大附中,一批考入重庆中央工业学校……我和其他两人考入了重庆南开中学。”
  从1942年底到1944年初,国立二中师生在郑学璞事件中敢作敢为,不达目的不罢休,显示了民族的血性和正义的力量。动静闹得这么大,教育部当然感到不舒服。此次“整饬风纪”,跟郑学璞事件会没有关系吗?严校长在给陈立夫的信中申述:“高中过去少数顽劣分子发生事端均已离校,而实际惩罚及于该生等之无辜者……”这应该可以解答上面的疑问。

   下一篇:  阅读教学的拓展延伸与教材文本“剩余价值”的开发 2019.01.22
   上一篇:  坚强的意志品质,走出困境之“幕后推手” 2018.09.07
相关信息  
   阅读教学的拓展延伸与教材文本“剩余价值”的开发 2019.01.22
   胸怀理想 一路前行 2019.01.24
   郑学璞事件始末 2018.11.29
   不忘初心 踏实奋进 2018.07.05
   努力学习 不断提高 2018.07.05
   中学体育社团运行机制的研究 2018.09.07
   坚强的意志品质,走出困境之“幕后推手” 2018.09.07
友情链接
网站单位:江苏省常熟中学   www.jsscszx.com   2018-2019  版权所有  网站建设
地址(ADD):江苏省常熟市新世纪大道汇文路2号    联系电话(TEL):0512-52734594    传真(FAX):0512-52738986
E-MAIL:jsscszx@sina.com    备案号:苏ICP备05032402号   技术支持:江苏省常熟中学信息中心
快速导航
<p align=left>离开 技术咨询